如我西沉

如龙似凤不须夸
我正风前弄秋思
西园高树后庭根
沉醉何妨一榻眠

[男神x你]妖孽新娘

1,想苏似乎苏不起来
2,人物的性格把握不好,可能OOC
3,私设女主有名字

  你是空气但是好闻,胜过了空气;你是阳光,但是却能照进半夜里。
              ——题记。

  看到杨柳把剥好的橘子果肉华丽地扔进垃圾桶,把橘子皮递给你让你好好吃,我知道,她一定又有什么烦心事了。而且多半是因为今天嘉世宣布了她最喜欢的叶秋退役的消息。
  果然,在你嘴角抽搐地提醒她正常人类都不能吃橘子皮后,她一脸傻样地看了一眼手里金光闪闪的橘子皮,黑溜溜的大眼睛噙满泪水:“啊啊啊,米米,嘉世的人怎么能那么人渣呢?叶秋为他们赢得了多少荣耀啊,他怎么就退役了呢,他明明还没到退役的年龄。啊啊啊,你说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知道让她剥橘子只会浪费资源,你直起身子够到一只橘子自己剥起来,斟酌了一会儿后谨慎地回答:“你想啊,叶秋他那么神秘,拒绝了那么多商业活动,从他身上捞不到什么油水那些人自然会视他为眼中钉,受到排挤的他还能在嘉世待多久呢?只能退役了。当然他可以选择转会,但是苏沐橙怎么办?她可是一直待在叶秋身边的?所以为了苏沐橙而考虑,叶秋他即使牺牲自己也是可以的,也是无所谓的。”
  看着她仍含有泪珠但已经慢慢变得清明的眸子,你知道她在认真思量你说的话的准确性。你耐心地等她发表意见,把一个橘子吃完后,她终于转过弯来,把头埋在臂弯里轻叹一声:“啊,嘉世的人除了叶神和苏沐橙果然十分的人渣啊……”
  我耸耸肩,觉得她现在已经恢复正常,就打击道:“那当然是因为嘉世要赚钱啊。你在不是也知道商业里的黑暗面么,养着摇钱树这么多年只能看却收不到一分钱,谁不心痛。”
  听到你说的话以后,她抖了一抖,挤出来几个字:“……太没人道了。”
  你拿着水果盘往旁边挪了挪,和杨柳相处了十几年,从小抢着一根棒棒糖长大,你自然知道她这句话的后头将是疯狂的吐槽爆粗口,此刻远离战场才是明智之举。
  还没等你转移到安全地带,她已经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噌的跳起来:“话说回来米米,你确定你真的对叶秋没兴趣?为什么你刚刚说的话让我有一种你是叶秋的红颜知己的错觉啊口胡!”
  你的眼角跳了跳。你当然对这种只可远观的东西不感兴趣,会如此了解完全是因为正在质问的某人整天在你耳边叽叽喳喳地大说特说。
  没等到你的答案,她又碎碎念道:“啊啊陶轩真的是人渣吧绝对是的吧干嘛要这样对我们亲爱的叶神让他幸福才是正确的做法啊口胡!”
  连续两句都加了口胡,你深刻地意识到再不转移话题学生会的文件就会永远都不能解决,于是把一颗红彤彤的苹果递给她:“说了这么多口干不干?来吃个苹果。我听说你和岩森又吵架了?怎么回事?”
  事实证明你转移话题的本事很不错。她鼓着腮帮子坐了下来,心情还是没有好转,但已经不再大骂特骂了:“还不是那家伙,中午吃饭时趁我不注意把西红柿给偷走了,还说我不吃也是浪费,讨厌明明是我想要留到最后吃的啊。”
  你抚了抚额角,嗯,这次文艺部终于提出一个合理一点的计划了。用红笔打了一个对勾,你想,岩森绝对是初恋的吧,追女孩的方式都这么老土,除了杨柳这个情商智商都低下的人看不出来,每个人都晓得他对杨柳是什么歪心思。
  本来你和杨柳可以说是青梅青梅,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岩森,让这个只有少女纯洁友谊的治愈系故事硬生生变成了青梅竹马,里面还含着某个少年青涩而傻瓜般的爱恋,在外人看来,你就是干扰别人培养感情的超级电灯泡,而且永远都不会没电。
  只可惜岩森暗恋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敌过叶秋的游戏技术和神秘感。杨柳对叶秋一见钟情,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是就是对叶秋无法自拔,甚至有了‘非叶秋不嫁’的想法,让我们很是胆战心惊。
  忙完了要处理的文件后,你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表,嗯,九点半了。
  杨柳正窝在电脑前着苦命钻研一叶之秋各个帅气的战斗视频,你想,这究竟是个怎样的蓝颜祸水啊。
  虽然杨柳在你耳边唠唠叨叨很多关于叶秋的东西,但你始终没去看过他的视频,知道他的故事,知道他说的话后,不能说不喜欢他,但你实在是对虚幻的东西难以恭维,你们这些平凡人又不可能接触到这些明星,何况是和他们谈恋爱,平常的真爱都难求。
  你想,老爹啊,你可是把你女儿害的不浅。连真爱都不敢相信了呢。
  “忙完了?”她终于把黏在一叶之秋身上的视线投向我,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视频文档关了,仿佛是什么稀世珍宝,“米米啊,你说你才十九岁,正是大好的青春年华,干嘛把自己弄得跟三十岁老女人似的,赶快找个男生谈场恋爱,体会一下青春的激情嘛。青春是最容易逝去的,尤其是女人的青春。”
  你喝了口苦咖啡:“三十岁还不算老女人,而且我也不怕青春的消逝。倒是你,在这里和我说大道理,自己不也是单身?唔,我看不如就近原则,就和岩森试试吧。”这句话尽量说的云淡风轻,表现出自己是随口一说,心想,岩森,我可是为了你豁出去了啊,记得给我买奶茶。
  杨柳脸微微一红,很是傲娇地把头撇向一边:“说……说什么呐你?!我可是说好了要等他的。”
  我提醒她:“阿柳,他是天边人,你是无数粉丝中的一人。”
  她嗫喏道:“我……我知道啊……可是……”她把手轻轻放在胸口,眼神温柔眷恋,“该怎么停止这里的悸动呢……看到他操作着的一叶之秋加快速度的心跳……这种感觉……怎么才能阻止呢……”
  完了,岩森啊岩森,你个悲催的孩子,杨柳这架势,怕是……认真的。
  真爱是什么?此刻少女的悸动,此刻少年的爱恋,终究会随着时光流逝掉的吧。
  父亲不也是那样么,明明和母亲许下了海誓山盟,却还是为了钱,和一个漂亮女人远走高飞。
  还有那个骗了你的人,那个名叫苏夜的人,那个你恨不得掐死他的人,不也是这样么。
  真爱,不过是软弱的人给自己的借口而已。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你觉得,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阴暗的一面,你这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人,居然会有这么恐怖的想法。
  你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对了阿柳,不久前十区不是开服了吗,我记得你弄了个小号去凑热闹了,感觉怎么样?”
  “才不是凑热闹的。”杨柳嗔怪的瞪了你一眼,边从抽屉里取出游戏卡登陆游戏边对你说,“说真的米米你不来和我一起玩荣耀吗?新区里大多都是来开荒的老手,而且玩游戏的女生比较少,哪怕是你没经验这样的新手,靠着女生的身份都会有一堆人抢要。”
  这话说得……你实在无语,不过杨柳说的也没错,对于游戏你是不怎么接触的,妥妥的游戏小白,没准还可能会拖人后腿连累一队人。
  “还是不了。”你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柳打断了,“别忙着拒绝啊,十区冒出了一个高手,一晚上就三首杀,我曾和他组过队下本,发现他是真的高手,我有什么不足的地方都被他发现指出了,还耐心的指导了我。”
  “所以你是说……”你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已经把情况和他说了,大神他同意了。”打完几个字后杨柳回头冲你得意一笑,竖起大拇指,“你就用我现在的号好了,反正这个号是用来凑热闹的,我还是比较习惯大号。”
  你刚才还说不是凑热闹的。
  在不可拒绝的情况下,你被迫接受了杨柳十区的小号,开始了抱大神大腿的荣耀之旅。

[男神x你]岁月静好.521

1,不知道在写什么
2,我脑子有洞,逻辑死
3,OOC预警

   你一直觉得像521这种日子叶修会继续他的抢BOOS活动,毕竟昨天的520他就是和他的荣耀女神一起过的,你当然也被拉上了。
   手机被他没收了,美名其曰:电话短信会让你分心,必须得没收。
   然后你们下了一天的副本,期间黄少天王杰希等人有冒出来约你,被叶修一顿瞎扯后开了jjc,2Vs2,叶修主输出你就在一旁划水。
   
    辣鸡散人。
   
    单方面虐人结束后,你们开始了下下副本看看风景的日常。
    你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手隐隐作痛。
    就在刚才,你以为叶修又要来约你游戏,正琢磨着怎么拒绝掉,他说了一堆废话后才到重点,听完你就愣住了。
    嗯,他约了你出去吃饭看电影。
    没错,是吃饭看电影,爱情剧里经常出现的场景套路。
    是要世界末日了还是要下红雨了?
    陈果他们不止一次吐槽你们不像情侣,哪有情侣不出去逛街约会的整天窝在电脑前玩游戏的?
    你也想啊,可是每每看到叶修为了重杀回联盟的那股劲,你什么话都憋回去了,默默登陆游戏和他下本刷稀有材料,或是用小号到别家工会当卧底,这么忙哪有时间约会。
   
    “你呀,就是太温柔了,总是纵容他。”陈果说。
    “哪有”你微笑,看向正在指挥队伍的叶修,“宠他,纵容他,都是因为我爱他。”
    “啧,粹不及防一口狗粮。”
     “哈哈。”
   
     现在回想起来,从初次见面,到一路相伴,到确认关系,一直陪在你身边都是叶修,也可以说,陪在叶修身边的都是你。
   
    意料之外的约会啊,你叹了口气。
    叶修去排队买票了,你就找了个人少显眼的地方等他,一时无事可做,便掏出刚拿回来的手机登上企鹅,消息除了新闻还有一些昨天的祝语,其中最多的是新兴的群,99+。
    你随手点了进去,往上一滑,停在了几分钟前陈果发的话上。
    逐烟霞:成了成了,叶修他们终于出去某种意义上的约会了。
    某种意义上?你不解,几分钟后有人回复了,你往下看了下去。
    风疏烟沐:哎呀真是不容易,昨天他们都没出去,他们不着急我都着急。
    一寸灰:叶神的第一次约会?
   寒烟柔:嗯,不枉我和果果在他耳边暗示明示了许久。
    毁人不倦:……那两人没问题吗。
   风疏烟沐:没问题的,我可是把我看的那些剧积累的经验都传授给叶修哥了。【套路我们都懂.jpg】
    ……
  
   原来是背后有助攻啊!
   你看了眼没得更改的隐身状态,觉得莫名的庆幸,如果发现了上线的你,估计会狂刷频把这些对话刷掉,你也就看不到了。
   退出企鹅断掉数据灭屏把手机放回包里,完成一系列操作后,你像往常一样微笑着迎接迎面走来的叶修。
   “买了什么电影的票?”
    “秘密。”叶修揉揉你的发顶,随后自然的牵起你的手。
    不就是腻死人的爱情片吗。你腹诽,抬起另一只手理了理些许凌乱的头发,嘴角却忍不住勾起,期待着电影的开播。
   开场的声音一响起,你就知道你想错了,叶修这家伙选的片子居然是恐怖片。【EXO me?.jpg】
   好吧,除了爱情片,恐怖片就是情侣必选的电影了。
   你回想起刷埋骨之地的那个时候。
   荣耀追求的是让玩家身临其境,刚开始刷埋骨的时候,你是有些被那音效吓到的,后来刷的次数多了,你也就免疫了。
   随着剧情的推进,你有些许的紧张,下意识地抓紧旁边的东西,随后,一双手覆到你的耳朵上,你不解地看向手的主人。
   “等下会出现恐怖的声音。”叶修的声音刚落下,伴随着巨响的“domg”的是此起彼伏的尖叫。
   那些突然出现的恐怖声音和画面你到不觉得害怕,但你先前的紧张可能让叶修误会了,在片子的背景音响起来之前他捂住了你的耳朵,虽然还是有一些声音传入耳朵。
    “捂住耳朵我还是看得见啊。”你颇为无奈。
   “那这样呢?”你被一股不可抗拒之力按向叶修那边,整个人埋进了他的怀里,淡淡的烟味盈满鼻翼,你觉得莫名的心安。
   “这样我还怎么看?”
   “嗯?那就别看了,我说给你听。”
   这家伙,你吃吃地笑起来,他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耳边是他平稳的心跳声,烟草味环绕着你,你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睡眠。
  
   一起看了电影【图片.jpg】
  
   今天太太更文了吗:守得云开见月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各位太太们看到了吗,叶神和叶太太的好大一口狗粮,该更文了。
   小姐姐来我寮里:此处应该@喻文州@周泽楷@黄少天……不用谢我,我姓雷,叫锋。
   叶神和我生猴子吧:上面的吃枣药丸,不过修罗场我喜欢,前排吃瓜看戏。
   沉默寡言黄少:你的ID才要药丸。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找到新梗了,扶我起来,我要开始更新了…
   ……
  
   发了一条微博后叶修把你的手机放回包里,在不吵醒你的情况下帮你换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突然转头向后面一笑,然后继续看对他来说无聊的电影。
   在离你们后面几排位置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原本打算破坏你们约会的人,此时都在咬牙切齿,刚才叶修是回头嘲讽了我们没错吧?没错,混蛋叶修来PKPKPKPK…

——————
呼,简直人物崩得简直药丸,剧情也显得没头没脑的,随便看看吧。
我和老叶的未来必须得这样,哪怕有点小争吵,日子依旧平淡而温暖幸福。
唯愿岁月静好,阳光在,你在。

【全职】喜你为疾 药石无医(二)

·没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
·今天依旧OOC到连我妈都不认得
·三思而后进入

苏以是在额头距离桌子一个拳头就要与之亲密接触时惊醒的。
她眯着眼睛呆坐了一会儿,正在看的剧已经不知道播到哪集的最后片段了,悲情的片尾曲缓缓地传入耳朵,视线慢吞吞地转了一圈后定格在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上,01:21。
卧槽,一点了?!!!苏以一下子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凑近电脑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21在她眼皮底下变成了22,唯一没变的就是前面的01。
不小心睡着了还睡了一个多小时,期间居然没有人来上机,也没有被说话声吵醒,莫名的幸运。对了,十区刚开服一个小时,因为人多叶修做新手任务好像做了两个小时,他还没有进入格林之森咯?
苏以离开前台往c区走去,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似在思考什么,随后转身跑上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取了张薄被下了楼。
错过了叶修和陈果搞笑对话的那一幕,暗夜猫妖的首杀可不能错过。
还没走到叶修的位置那,苏以就发现了趴在桌上睡着了的陈果,身上披的可不就是叶修的外套吗,叶神真体贴呀*罒▽罒*
走近后苏以把薄被抖开盖到陈果身上,视线落到叶修的电脑屏幕上,两眼放光,货真价实的千机伞!
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叶修,苏以愣住了,他的神情上看不到丝毫的喜悦,反倒是布满了哀伤。移动鼠标的右手又一次出现了罕见的颤抖。
鼠标移上。

    千机伞,等级5。

    重量2.3千克,攻速5。

    物理攻击180;法术攻击180。

没了,简单得连附加属性都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白板武器。
但千机伞的字色可一点都不白,而是银色。
荣耀装备等阶看字色就知,分橙紫蓝绿白。白装是无附加属性的,绿装多是任务给的过渡装,蓝装副本BOSS必掉,一些任务也有,是比重最大的主流装备。至于紫装和橙装就是高端货了,或人品或金钱,总要有点突出的地方才有可能获得。
自制装备是荣耀的一大特色,并不是游戏中的生活制造技能,而是靠游戏的一个装备编辑器做出的装备,属于高端内容。
在荣耀中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自制装备未必是最强的,但最强的装备一定是自制的。
自制装备的特点,决定了它很难复制,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
只不过它有可能是一件独一无二超越史诗的巅峰之作,也有可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垃圾。
苏以知道这把千机伞着实是天才之作。经历过无数次的实验和失败,能做出这把五级的千机伞已经是莫大的成功。自制武器的特点,就在于掌握到思路和方案后就可以不断地提升,所以自制武器没有过时一说,靠装备编辑器可以让它不断地提升。
可惜武器还在,那位天才却不在了。

“你好。”
“你好,我叫苏以。”在偶像面前要矜持啊,甩掉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苏以扬起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叶修。”
我知道,你的名字我都不都知道默念了多少次书写了多少次,苏以在心里回答,绕过他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下,打开电脑插卡登陆游戏。
“你也玩荣耀吗?”
“第一次玩,你带带我啊。”
“呵呵,等你离开了新手村再说吧。”
我这是被嘲讽了吗?苏以觉得那根名为理智的弦隐隐有要断掉的现象。

叶修转回自己的屏幕上,轻轻的将千机伞取出,放到了君莫笑的手中。“开始吧!”他低声说了一句,随即控制君莫笑朝新手村的副本格林之森走去,看起来倒很像君莫笑听到了他的话一般。
格林之森是个5人副本,5级准入,10级以上成绩无效,意思就是不能参与各类榜单的比评。由于新手都是随机分布,所以虽然很多玩家呼朋唤友同来开荒,此时却一时间还聚不到一起。副本外以野队居多。叶修控制着君莫笑刚一到这,就已经接到了不少邀请,叶修也不怎么细挑,捡了个只缺一人的队伍就加进去了。
苏以分神去看叶修进行到哪一步了,看到了熟悉的ID——月中眠,要打格林之森了吗。
视线一转落到叶修的手上,这双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不像一般男人一样粗硬,却也很明晰。指尖很细,指甲修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这点和这家伙有些邋遢的外表严重不符。
男生的手比自己的还好看,苏以有些不平衡,张开自己的手再合上,再张开,她的手因为多年的握笔而导致手指有些变形,还带着薄薄的茧。
她叹了口气,专心的摆弄自己的人物去了。
叶修这边没一会就遇到了隐藏BOSS暗夜猫妖,不过月中眠把他当成圣言者使用了,察觉到他的小阴谋后就操控着君莫笑走到了一边,一看苏以她居然在捏角色的脸捏得不亦乐乎,无力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还没开始啊。”
“是啊。”捏好了。
       输入ID:青盏孤茶
点击确定,慢悠悠地开始了排队做任务之旅。
“为什么玩荣耀?”
“喜欢!”
喜欢吗,叶修轻笑,抬手放到她的脑袋上揉了揉,在苏以鼓着腮帮子不解的目光中转了回去,另外三个人已经被OT了,上手操作的同时不忘说,“加油啊,早点把任务做完。”
“知道啦。”
叶神摸了我的头,好开心,今天不用洗头了。(づ◡ど)

好友【君莫笑】已上线。
好友【青盏孤茶】已上线。

【小剧场】关于被摸头
我:“啊我摔倒了要叶神亲亲抱抱摸摸头才能起来。”
苏以:【冷漠.jpg】
我:“被叶神摸摸头,心情怎样?”
苏以:“感觉要上天了……嗯,那种意义的上天。”
陈果:“我要睡到什么才醒!?还有叶修,你个混蛋趁我睡着对苏以做了什么?!!!”
叶修【无辜】:“什么也没做。”
我/苏以【喝茶】:“世界和平。”

【全职】喜你为疾 药石无医(一)

·文笔赶不上脑洞
·OOC到怀疑人生
·写来玩玩不喜请退出
·内含转性:陈果,苏沐橙,唐柔……

十二月,H市兴欣网络会所。
苏以抱着刚泡好的绿茶窝在前台里,电脑上放着最近正火的肥皂剧,男主充分释放自己的主角光环,吸引无数异性的眼光,惹女主吃醋了荣获一个月的不理不睬。
现在的剧真是没眼看了!对这种狗血老套剧情苏以只想送编剧两个白眼,再难看也得看下去,因为无聊。
“姑娘,上机。”
“好烫!”
苏以正想喝口茶暖暖胃,突然划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被烫着了她也顾不上缓缓,随手抽张纸擦擦嘴就开始招呼来人。
“C区47号机。”苏以报出机器的位置,随后递回开机者的身份证,结果抬头看时人已经没了。她也没有大惊小怪,这种事她已经习惯了,把身份证默默地收好,发现不见的人自然会来找。
C区47号机?!苏以突得想起了什么,放下刚拿起的杯子翻出身份证一看——叶修。再往门口望去,外面正纷纷扬扬下着第一场雪。
剧情开始节奏啊!!
苏以按捺住快要上天烟花般炸裂的激动的心,强迫自己低头去看那部狗血剧,只是剧情讲了什么她再也没有看进去。
——苏以是一名穿越者。
就在几周前她意外来到这里,正因无处可去在街头徘徊时,被陈果捡了回来,成了兴欣的一份子,一位吧台小妹。
对于陈果,苏以觉得他超级超级好,自己一无所有,是个连身份证也没有的黑户,自己的身份也是含含糊糊半真半假的告诉他,可他还愿意收留苏以。

“果果你还缺腿部挂件吗不介意的话我可以……”
“我介意!”陈果嫌弃脸。
“QAQ”苏以哭。

“你在发什么呆呢?”陈果不知什么时候现在前台前,身子往前倾瞥了眼苏以的电脑,随后伸手弹了她的脑袋一下,“不认真工作。”
苏以右手操作鼠标把肥皂剧暂停了,左手捂着被弹的地方瞪了陈果一眼狡辩道:“哪有。”
这一瞪倒是让陈果愣住了,引入眼帘地是一副清秀的面庞,一对大眼睛闪烁着黝黑的光泽,仿佛是耀眼的黑曜石,瞬间重重撞击他的心房。
“怎么了吗?”苏以问。
陈果回过神,压下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问道:“C区47号机的客人,登记的什么名字?”
“叶修。”苏以说。
果果是叶秋的粉,偶像在眼前应该会很激动的吧,不过原著里他一开始就没相信叶修是叶秋……
“叶修……叶秋吗?果然!”陈果激动了,在他看来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才说明这人就是叶秋,他要真写个叶秋上去,自己反倒不信呢!
“嘿嘿嘿……”陈果的笑容那叫一个阴险,他已经准备搜刮可以找到的所有东西去找这人签名了。叶秋的签名啊!谁有?谁都没有!
正想呢,苏以那却又随口补了一句:“他的身份证都忘这了。”
 “身份证?”陈果听了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兴奋得糊涂了。网吧登记是要实名制的,肯定要出示身份证,哪有人能用假名登记?
“身份证呢?我看看。”陈果从苏以手中接过身份证一看,果然实实在在地写着叶修,顿时一阵失望,非常有把这修字改成秋的冲动。
得知这人并不是自己仰慕已久的低调高手后,虽同样好奇这人的实力,但兴趣却已经一下消了大半了。陈果悻悻地把身份证丢给苏以,“你拿去给他。”
哎哎?不是你拿去给他的吗!?怕被陈果怀疑,苏以只好把到嘴边话硬生生咽了回去,起身拿着走到了C区47号机,把叶修的身份证递了回去:“你身份证忘了拿了。”
“哦,谢谢。”叶修连忙接回,“你是网吧的员工?”
“嗯。”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哦?那个啊,我刚在你们这网吧的网页上看到,你们招网管是吗?”叶修问。
“啊……是啊……”这句话你应该对陈果说才对,苏以在心底默默说道。
“我看了,觉得条件我都符合,工作和待遇我也没问题,怎么样?考虑一下吧。”叶修说。
“老板同意才行”苏以说,随即扯开嗓子喊了一声:“果果快来,这里需要你!!!”
“知道了。”隔空传来陈果不耐烦的声音。
苏以对叶修无奈地笑笑,表示了自己要回前台继续窝着就离开了,后面的剧情她不用看也知道,叶修成了夜班网管,并且准备用君莫笑这个账号在十区重头再来。
刚把有点凉掉了的绿茶喝完,苏以就看见叶修些许郁闷的出了门,噢,是被果果使唤去买夜宵了吗,原著里有这一幕,虽然变了许多,好歹是按着剧情走了下去,不算太糟。
嗯,离十区开服还有点时间,再看一集好了。
苏以心情愉悦的点了下一集。
命运的轮盘悄然转动。

♡大多都是搬原书过来的,因为我懒,实在是接受不了的可以返回。
♡做了点小修改,把错字漏掉的字都修补了。

【小剧场】关于名字
苏以:“讲真,你们不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吗?”
叶修/陈果:“有点。”
我:“哈哈,一开始是想取名叫苏一的,但听起来怪怪的像男生,犹豫改要其他字时手残点中了‘以’然后就愉快的决定了这个字。后来是想在后面再加个字,但懒癌发作了就没想要哪个字_(:з」∠)_”
苏以【白眼】:“我是亲生的吗。”
我【认真脸】:“我绝对不是后妈啊啊啊啊!苏以这个名字也是很苏苏苏的(大概)。”

草爸爸依旧可爱,来打大蛇吧爸爸

【全职】你的名字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到连我妈都不认识
·女主没名字,私设有
·第一人称,没头没脑

“因为…我喜欢你。”
漫天大雨中,少年鼓起十二分的勇气说,双目闪着坚定而决绝的光,我能看到他眸里倒映出来的我惊愕的脸。
这是我们相遇相知的第15天。

一见…钟情吗?

该怎么回复他?在这沉默的十几秒里,他抓着我手腕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细密的汗水布满他的手心,最终缓缓松开了。
“那个啊……”情感都是脆弱敏感的,我该怎么才能委婉地告诉他,我们,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的,答案不重要。”他稀松平常的语气让我感到意外。
他眼里的失望一闪而逝,可我不能去安慰他,给他无望的希望。

我是众多空间旅行者中的一员,因为在旅途中遇到时间裂缝,没来得及采取措施就掉入了裂缝中。
“你没事吧?”
这是掉到这个空间扑倒在地我听到的第一句话。
当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有没有事你来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第二反映是:不对啊,正常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人怎么会这么镇定呢?
“噗嗤”耳边传来一声轻笑,一大片阴影投下遮住了灼热的日光,指节分明的手伸到眼前,“先起来好吗。”
不是天生就是营养不良。
脑子闪过这一句话,我握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他的面容,配得上书中描写的芝兰玉树。

自那天后,那个人就在固定的时间里一直来找我,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他在说,我一边思考怎么离开这里一边啃他带来的点心,偶尔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游戏、荣耀、签约、自制武器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词,当然同样出现次数多的还有两个人名——叶修和沐橙。每当他说到这些的时候,脸上就会出现我看不懂的神情。
看不懂也难怪,我们这些人都是孤身一人旅行的,普通人的那些情感我们比较淡薄,近乎不存在。
我想:那两个人挺幸福的,能被人常挂在嘴边。
那一刻,我的心底涌起异样的感觉,我可能要坏掉了。

天空布满了乌云,几声闷雷后大雨倾盆而至,我躲在屋檐下,思考着在离开前去和他道个别,可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几番犹豫后,我看到了撑着那把我们初见是的伞的他。
我微笑,“来得真及时,我要离开了,还在想要不要跟你道别呢?”
他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深呼吸几次后说:“别走好吗?”
“为什么?”我收起了笑,有点生气。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你凭什么来要求我留下。
然后的然后,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可是,什么是喜欢啊?

“你别太在意。”今天真冷啊,他笑,“我先回去了。”逃离这里是唯一的选择。
黑影在灯光下晃动,我想了想,说:“雨这么大,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瞬间被“哗哗”大雨吞没。也没管我听没听见,他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股凉风夹杂着雨水铺面而来,似有利刃穿透了我的身体,切割着我的灵魂。
啊啊,还没有得问他的名字是什么呢。
估计不会再次见面了,真可惜。
雨也太大了吧,好冷啊!
……
……
……
……
……
……
……
……
我叫苏沐秋,是一名电竞职业选手。
十八岁那年夏天我遇到一个古怪的人,虽然她总是面无表情,但我却觉得她十分可爱。沐橙说我这是对她一见钟情了,笑闹着说要见见未来嫂子长什么样。
一见钟情吗?
我是不相信的,但对于沐橙的玩笑话,我却没有反驳。
第二天我便跑去我们初见的地方,我只是想碰碰运气看她在不在哪里。幸运的是,她在。
后来我一有空就是哪里找她。
再后来,她说要离开这里了,我一着急就跟她表白了。意料之中的拒绝,比较我们只是相处了15天的人。
再再后来,我找遍了H市,依旧没有找到我喜欢的那个姑娘。
直到如今,我依然没有找到她,她就在哪个夏天的雨夜里,如同水一样的蒸发消失不见了。
最让我遗憾的是,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

起名无能,还有我在写什么鬼东西啊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