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梓喵喵

“我迟早会咸鱼翻身的_(:з」∠)_”
“翻身了还是咸鱼︿( ̄︶ ̄)︿”

【全职】你的名字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到连我妈都不认识
·女主没名字,私设有
·第一人称,没头没脑

“因为…我喜欢你。”
漫天大雨中,少年鼓起十二分的勇气说,双目闪着坚定而决绝的光,我能看到他眸里倒映出来的我惊愕的脸。
这是我们相遇相知的第15天。

一见…钟情吗?

该怎么回复他?在这沉默的十几秒里,他抓着我手腕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细密的汗水布满他的手心,最终缓缓松开了。
“那个啊……”情感都是脆弱敏感的,我该怎么才能委婉地告诉他,我们,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的,答案不重要。”他稀松平常的语气让我感到意外。
他眼里的失望一闪而逝,可我不能去安慰他,给他无望的希望。

我是众多空间旅行者中的一员,因为在旅途中遇到时间裂缝,没来得及采取措施就掉入了裂缝中。
“你没事吧?”
这是掉到这个空间扑倒在地我听到的第一句话。
当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有没有事你来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第二反映是:不对啊,正常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人怎么会这么镇定呢?
“噗嗤”耳边传来一声轻笑,一大片阴影投下遮住了灼热的日光,指节分明的手伸到眼前,“先起来好吗。”
不是天生就是营养不良。
脑子闪过这一句话,我握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这时,我才看清他的面容,配得上书中描写的芝兰玉树。

自那天后,那个人就在固定的时间里一直来找我,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他在说,我一边思考怎么离开这里一边啃他带来的点心,偶尔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游戏、荣耀、签约、自制武器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词,当然同样出现次数多的还有两个人名——叶修和沐橙。每当他说到这些的时候,脸上就会出现我看不懂的神情。
看不懂也难怪,我们这些人都是孤身一人旅行的,普通人的那些情感我们比较淡薄,近乎不存在。
我想:那两个人挺幸福的,能被人常挂在嘴边。
那一刻,我的心底涌起异样的感觉,我可能要坏掉了。

天空布满了乌云,几声闷雷后大雨倾盆而至,我躲在屋檐下,思考着在离开前去和他道个别,可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几番犹豫后,我看到了撑着那把我们初见是的伞的他。
我微笑,“来得真及时,我要离开了,还在想要不要跟你道别呢?”
他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深呼吸几次后说:“别走好吗?”
“为什么?”我收起了笑,有点生气。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你凭什么来要求我留下。
然后的然后,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可是,什么是喜欢啊?

“你别太在意。”今天真冷啊,他笑,“我先回去了。”逃离这里是唯一的选择。
黑影在灯光下晃动,我想了想,说:“雨这么大,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瞬间被“哗哗”大雨吞没。也没管我听没听见,他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股凉风夹杂着雨水铺面而来,似有利刃穿透了我的身体,切割着我的灵魂。
啊啊,还没有得问他的名字是什么呢。
估计不会再次见面了,真可惜。
雨也太大了吧,好冷啊!
……
……
……
……
……
……
……
……
我叫苏沐秋,是一名电竞职业选手。
十八岁那年夏天我遇到一个古怪的人,虽然她总是面无表情,但我却觉得她十分可爱。沐橙说我这是对她一见钟情了,笑闹着说要见见未来嫂子长什么样。
一见钟情吗?
我是不相信的,但对于沐橙的玩笑话,我却没有反驳。
第二天我便跑去我们初见的地方,我只是想碰碰运气看她在不在哪里。幸运的是,她在。
后来我一有空就是哪里找她。
再后来,她说要离开这里了,我一着急就跟她表白了。意料之中的拒绝,比较我们只是相处了15天的人。
再再后来,我找遍了H市,依旧没有找到我喜欢的那个姑娘。
直到如今,我依然没有找到她,她就在哪个夏天的雨夜里,如同水一样的蒸发消失不见了。
最让我遗憾的是,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

起名无能,还有我在写什么鬼东西啊_(:з」∠)_

又出新式神,你倒是给我万年竹啊,换不到立花我很绝望,sr又要黑两个

又要出新式神了,可我的万年竹还没有,ssr区也没有点亮,怀疑人生_(:з」∠)_

沉迷于输出,还给谁用好呢Orz